通发导航_共产党员网
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欢迎访问榆林党建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史故事 >> 正文
中共中央转战陕北
发表时间:2018-06-29 09:43点击量:161

1947年3月,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受挫后,改为重点进攻山东、陕北两个解放区。当时,国民党胡宗南等部25万兵力进攻陕甘宁边区,而陕北的解放军只有2万多人,众寡悬殊,在此情况下,党中央机关决定主动撤出延安。3月18日,敌机仍然从早到晚对延安进行狂轰乱炸,地面上左右两路敌军,同时向延安近郊逼近。傍晚,毛泽东率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依依不舍地离开延安,踏上转战陕北的征途。

 

毛泽东转战陕北历时1年零5天,行程2000里,途径12个县(延安、延川、清涧、子长、绥德、子洲、靖边、安塞、横山、米脂、佳县、吴堡),驻留过38个村庄,其中榆林33个,延安5个,时间最短的仅几个小时,最长的达4个月,超过1个月的村庄有:王家湾、小河、朱官寨、神泉堡、杨家沟等村。在转战期间,“毛泽东是在最小的指挥所里指挥了世界上最大的人民战争”。

 

3月19日,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来到清涧县的徐家沟,20日转移到高家崄村。撤出延安的第7天,即3月25日,西北野战军在青化砭打了第一个大胜仗,歼敌三十一旅4000人,活捉了旅长李纪云,敌我伤亡20比1,堪称模范战例。毛泽东亲笔修改、签发了青化砭战役的战报。3月29日晚上到达清涧县石嘴驿乡的枣林则沟村,当晚紧急召开政治局会议,即枣林则沟会议,会议继续讨论在王家坪开会时争议中央留不留陕北的关键问题。会议决定,中央五位书记不能全部集中在陕北,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组成中央前敌委员会,率中央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主持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工作;以刘少奇为书记、朱德为副书记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东渡黄河,前往华北,担负中央委托的工作。

 

会后到绥德县的田庄,兵分两路,刘少奇、朱德等乘车前往河北,毛泽东、任弼时、陆定一则骑马沿淮宁河向西行,随行全体工作人员和中央警卫团的指战员约七、八百人,经子洲县南川的邱家坪、高家塌,绕道子长县的石家湾,4月5日黎明到了靖边县的青阳岔。

 

在青阳岔居住的日子里,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写下了《一九四七年四月九日的通知》,指出:必须用坚决战斗精神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党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必须继续留在陕甘宁边区。

 

11日,中共中央又决定,以叶剑英为书记、杨尚昆为副书记组成中央后方委员会,在晋西北负责统筹后方工作。

 

4月12日,中共中央毛泽东转移到王家湾,在这里,毛泽东写下了《关于西北战场的作战方针》《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同时,指挥了羊马河、蟠龙战役,沉重地打击了胡宗南集团,基本稳定了陕北战局,增强了陕甘宁边区军民的胜利信心,为彻底粉碎国民党军对陕北的进攻奠定了基础。

 

6月8日,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向小河转移。天快黑时,胡宗南向小河逼近,部队在小河经短暂休息后,由曹九林带路涉河转移,当部队爬上西山顶时,村东响起了激烈的枪声。由于天黑下雨,曹九林迷了方向,带着部队在山上转圈。这时,胡宗南军燃起火堆,同时,人喊马叫,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在这里宿营了。大雨滂沱,道路泥泞,又辨不清方向,大家唯恐暴露目标,胡军随时可能扑过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纵队司令员任弼时严令:“不准打手电、不准吸烟、不准喧哗。”战士把骡马的嘴绑上,防止骡马嘶叫。真是有惊无险,躲过一劫。第二天早上才到达天赐湾。毛泽东、周恩来住在老贫农王有余家。

 

6月16日,形势稍见缓和,毛泽东率中央机关第二次进驻小河村。由于全国和陕北的战局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因此在小河比较稳定的住了48天。7月1日,中共中央机关在小河旮旯沟召开纪念七一大会,周恩来发表了重要讲话。

 

7月21日至23日,在靖边县小河村毛泽东窑洞前院临时搭起的凉棚下,召开了中共中央扩大会议。

 

7月31日,毛泽东、周恩来决定离开小河向东转移。为了保密,改变了番号:中央机关三支队改编为九支队,中央警卫团由九团改称三团。

 

8月1日,毛泽东第二次来到青阳岔。3日,毛泽东率中央机关和部队向东转移,为钳制胡宗南集团军,策应陈谢兵团南进,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途经横山县魏家楼肖崖则,子洲县巡检司,绥德县李家崖、黄家沟期间,批准了第一次攻打榆林。8月6日至12日,发起了榆林战役。彭德怀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和中央军委决定归西北野战军建制的晋绥军区第三纵队,大大加强了榆林战役的力量。西北野战军辖一、二、三纵队(欠独3旅),及教导旅、新四旅、直属山炮营,共8个旅,计4.5万余人,3倍于榆林守军。共毙伤国民党军2000余人,俘敌少将警备司令张子英,俘获敌军3200余人。收复和解放了横山、响水堡、鱼河堡、归德堡、高家堡等城镇及广大地区,使榆林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城。我军伤亡和失踪约1890余人。由于国民党董钊、刘戡加紧从南线集中十个半旅北上增援,钟松提早逼进榆林,西野攻城的准备工作尚未完全就绪,调胡宗南主力北上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了争取战场上的主动,毛泽东于李家崖命令西野:在钟松赶到榆林前,撤离榆林。榆林城虽未攻克,达到了调动胡宗南主力北上,配合陈谢兵团南渡黄河行动的目的,并削弱了国民党军邓宝珊部的力量。

 

8月10日午后,毛泽东率中央机关从李家崖出发,急行军30公里,于10日晚上到了绥德城西5公里的黄家沟村。刘戡率二十九军紧追其后;董钊的整编第一师、第九十师也过了清涧,正向绥德猛扑。毛泽东于13日傍晚率九支队出发,抢在董钊、刘戡前面,赶过绥德永定桥(十九洞大桥)向佳县转移。14日,到米脂县井家坪住宿。15日,住佳、米交界处的陈家岔。16日,途经佳县乌镇,晚上来到神泉乡曹家庄村。在这里,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开会,对毛泽东和中央机关是否过黄河的问题,又统一了意见: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都不过黄河,继续留在陕北。

 

8月12日,西北野战军主力在毙伤和俘虏榆林守敌5000余人后,主动撤围,隐蔽集结于沙家店之西北米脂、佳县的交界地区伺机。同时以假象迷惑敌人,使敌误认为我军正东渡黄河,调动其主力继续北上。敌人中计,命其先行赶到榆林的第三十六师立即南下,企图与北上的董钊、刘戡部夹击我军于佳县西北地区。国民党便衣、武装侦察四处寻找中共中央机关。

 

8月17日拂晓,毛泽东和中央机关到了佳芦河边。因下暴雨,佳芦河水猛涨,连佳芦河的支流五女河也过不去。这时已能听到后边国民党追击部队的枪炮声,遂决定改变行军方向,沿五女河南岸朝西北前进,经小石板、大石板桥村,下午到白龙庙村宿营。18日,过了五女河,沿五女川西进,傍晚到了杨家园则村住宿。19日,经曹大塌村、磨川村、蒋家崖村、黄石壳村,天黑前到达兴隆寺乡梁家岔村。

 

19日,国民党整编三十六师师部及一六五旅进入沙家店。西野以一部分兵力阻击第二十九军等部,主力各部队连夜运动,将整编三十六师分割包围。

 

20日拂晓,沙家店战役打响,战至黄昏,三十六师师长钟松带少数人落荒逃窜外,其余6000余人全部被歼。从此,我军扭转了西北战局,粉碎了敌人对陕北的重点进攻,并转入内线反攻。毛泽东把这次战役比喻为“过山坳”,过了这个山坳,陕北战局就由防御转入进攻。8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再次到前东元村主持召开军事会议。毛泽东表扬沙家店战役打得好,并向参加会议的西北野战军全体同志祝贺胜利,研究部署新的战役。

 

8月23日傍晚,毛泽东一行从梁家岔转移到朱官寨乡朱官寨村。毛泽东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的党内指示。在毛泽东的战略方针指引下,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迅速转入全国规模的进攻,解放战争进入了一个伟大的转折时刻。

 

9月21日早晨,毛泽东率中央机关从朱官寨动身,下午到达张家崖窑村居住,23日傍晚到达神泉堡村。毛泽东在神泉堡居住的52天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起草《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战斗口号,宣布了中国共产党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项基本政策。同时主持发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公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口号》、《中国土地法大纲》、《中共中央关于公布土地法大纲的决议》等重要文件。毛泽东还先后到佳县城、谭家坪、南河底、白云山、香炉寺、吕家坪、峪口纸厂、阎家峁等地,视察或居住。10月18日,毛泽东应佳县县委书记张俊贤的请求,在白布上挥笔写下了“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的光辉题词。

 

1947年10月,西北野战军又发起了延清(延长、延川、清涧)战役。10月11日,延清战役胜利,歼灭胡宗南部8000多人,俘虏了整编七十六师中将师长廖昂。毛泽东亲自将7个月陕北战争作了评价和总结,10月12日向各大军区、各野战军发了《关于西北战场情况和作战经验通报》的电文。彭德怀接到毛泽东的这份通报后认为榆林的二十二军对陕北的党中央是个极大的威胁。他在毛泽东送来的西北野战军下一步作战三个方案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方案,再打榆林,消灭榆林守军。

 

10月上旬,邓宝珊飞赴北平搬兵,将守榆林的任务交由驻榆二十二军军长左世允统一指挥,徐之佳为八十六师师长、城防总指挥。10月27日至11月20日发起了第二次攻打榆林战役。蒋介石大为头疼,为了保住榆林,国民党空军共出动飞机500余架次,空投粮食100多吨、弹药近100吨,这在国民党空军历次战役中,都是罕见的。为了让宁夏的马鸿逵派兵增援榆林,蒋介石发了一份措辞严厉的电报:“限你部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出兵,不得迟迟不动,也不得派小部队应付。”

 

西北野战军在榆林外围战进行的非常顺利,从战斗开始,3天内就肃清了归德堡、三岔湾、镇北台、红石峡、无量寺、金刚寺等外围据点。此后,攻夺城南凌霄塔、三义庙、城北解振翔住宅3个坚固的外围据点和挖地道、轰炸城墙、以及元大滩阻击马鸿逵援军。战斗异常激烈,双方伤亡较大。11月20日,马家军和邓宝珊所率的傅作义援兵与榆林守军会合。西北野战军撤围榆林,第二次攻榆战役再告失利。此战役歼灭榆林守军和马鸿逵军6800人,我军也付出伤亡4300余人的代价。

 

11月20日,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和部队,从阎家峁动身途经乌龙堡居住,21日到米脂县申家崄村。第二天,向米脂县的杨家沟转移前,中央机关的番号又改为“亚洲部”,中央警卫团三团改称“亚洲部”三团。22日,到了米脂县城东20公里的杨家沟。

 

毛泽东在杨家沟住了4个月,是转战榆林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1947年12月25日至28日,党中央在米脂县杨家沟召开扩大会议,即十二月会议。

 

1948年3月21日,毛泽东和中央机关离开杨家沟,到了绥德县吉镇。23日上午,沿黄河畔到达吴堡县岔上乡川口村,从园则塔渡口乘木船渡过黄河,前往西柏坡。至此,毛泽东离开了他生活和战斗过13个春秋的陕北,离开了榆林。